那一年的介绍

我叫爵士,是个杀手.

  ……

  其实,说真的,这么直白赤裸的自我介绍,真的让人家很害羞,毕竟杀手什么的,一点也不算是大众职业——除非我把枪管塞进别人嘴里,否则他们总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这真让我伤感。

  爵士并不是我的名字,只是干我们这一行的,都要有个代号才行,比如有个跑得很快的家伙就叫“猎豹”,想一想,如果你在准备杀人的时候说上一句“我叫二蛋,是个杀手”,多没有气氛,对不对?

  我很喜欢爵士这个名字,不过可惜的是很多人都这样想,我本以为我的品位很独特,却没有想到是大众向,没办法,总不能叫爵士一号,那就只能把那些人都杀掉了。本来就是这样,杀手杀人,天经地义,而被人杀,也是天经地义的,况且在这之前,我还征得了他们的谅解。

  嗯,如果你把一个人的手指放到榨汁机里一根根绞碎,他无论什么都会原谅你的。

  我是在一个很大的组织里面工作,算算至今已经干了很久,大概是十三岁就开始了,那时候我还是个正太,而按照我最早的那本护照来算,我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当然,我更喜欢的是十八岁的那本。至于组织具体叫什么名字……抱歉,我的英文不好。

  我又不陪聊,考个屁的四六级啊……

  不过基本上,组织现在已经很少让我杀人了,之前一直跟我接头的家伙也已经被我干掉,反正组织又没规定不能杀自己人来着,嗯,这大概就叫做功成身退……所以大部分时候就自己接单子,这也算是给新人机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说不定还能拿终身成就奖什么的。

  意外是指,我不会死或者叛逃。

  这些年来,喜欢叛逃组织的笨蛋越来越多,这些人一般都是狗血电影看多了——早就说了,我们是杀手,就不要看这些啊,真是的,最不喜欢这种人了,本来就不是你的,何必要抢呢,最后搞得大家都很不开心,给社会添了很多麻烦。

  喔喔,人类的劣根性……

  有时候也会接到追杀这些人的任务,让我比较苦恼,因为我不知道是直接杀掉好还是先谈谈心然后再杀掉比较好,毕竟大家都是同一块地方出来的,再怎么说,都算是同窗。但不知道为什么,我遇到的人总是不喜欢说话,谈哲学没有反应,谈经济没有反应,最可怕的是竟然连谈男人也没有反应……我的天,这些人一定是被组织训练坏掉了,那帮教官真是太没有人性了!不过,既然不喜欢说话,那留着舌头有什么用呢,不如割掉算了,对不对……这样一想,我还真是乐于助人,简直就是活雷锋。

  哦,对了,我还不是很喜欢用枪,虽然这玩意很方便,但是平时要保养还要上油,不能进水……拜托,我平时连洗澡都没有这么麻烦的,而且子弹很贵,打完就没了,不要小看子弹的价格好不好,而且勤俭节约不是传统美德么?杀人的方法有很多,比如拿板砖在他脑门上来一记,虽然显得不专业就是了。

  人类啊,真的是很脆弱的……

  说起这个,就要提一下一年前的一个委托了,那时是在巴黎,嗯,也可能是伦敦……反正我地理也不好。目标是一个黑社会老大,一眼就能看出来的那种,怎么说呢,欧洲人嘛,长得都差不多,还留个大胡子,谁认地出来啊,而且作为一个老大连一点点辨识度都没有,活该被干掉……

  那一段时间我刚好烟瘾比较重,没钱买子弹,就留了四十几个烟屁股泡了小半个针管的尼古丁,这玩意成本比较低,具体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给那个黑老大做打针实验的时候却很不顺利,他叫地很大声。我给他解释了很久,毕竟我是个杀手来着,他肯定是要死的,大家和和气气互相配合,你情我愿,举案齐眉,可最后还是再一直叫一直叫,真是……好烦好烦好烦啊,怎么都不听话,这是为什么呢?为什么就不能为科学实验献身呢?然后我就很伤感,这个世界之所以会没有爱,就是因为有这些一点都不懂得体谅别人的人。我的心情很糟糕。

  一旦心情变得糟糕,我就想杀人。

  所以,他老婆跟儿子死掉这件事,都是他的不对……

  对了,我还没有介绍我的经纪人,跟那些艺人一样,我们也是有经纪人的,不同的是她们卖笑,而我们卖的是命……请原谅我用卖笑的来形容她们,因为她们都太肮脏了!

  对,这个世界都是肮脏的,只有萝莉,才是纯洁的!

  我爱世界上所有的萝莉!

  无论她们是金发的黑发的卷发的直发的天然的腹黑的呆萌的三无的毒蛇的温柔的傲娇的治愈的贫胸的**的哥特风的家居用的,我都深深爱着她们!

  请不要用萝莉控这么低俗的字眼来形容我……想象一下吧,如果世界上的人都变成软软的萝莉,那将会是一个多么和谐有爱的社会!再也没有战争,再没有掠夺,再没有肮脏,没有这些,只有爱!

  只有爱!!!

  ……所以我才讨厌这个世界,因为所有的萝莉最终都会长为另一个肮脏的物种。我讨厌这个世界,这真让人无奈。

  关于我的经纪人……嘁,又不是萝莉,实在没有兴趣提她,过两天杀了换个好了——然后在几天前,她给了我一个任务,在中国,一个叫如海的城市,帮组织找到一个人。

  如果不是看在照片上的那只萝莉很可口的份上,管你们去死啊……

  都说过很多次了,我讨厌中国,讨厌!虽然我身上好像也流着一半的中国血统来着,但,谁知道是谁身上的啊,况且从工作的专业角度来讲,那也真的是一个麻烦的地方:枪械管制,而且出门还经常堵车,你能体会一个杀手因为堵车迟到而失手被剁掉手指的痛苦么?

  真是超讨厌的……

  而且找人其实也很麻烦,想象一下,在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要找到一个人是多么痛苦的一件事,尤其是这个地方的人口普查还相当不靠谱,简直无异于九牛一毛……是九牛寻一毛,哦,难怪那么多背叛组织的都整体想往中国跑。

  总之,这个事情的难度很大,而且,相当无聊。

  所以组织才让我来做啊……

  真是的,回去给那个笑眯眯的家伙脸上来一发好了,不过,在这之前——

我订的外卖怎么还没到!?


评论

© 一直一个人的亡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