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六年一次的往返

“我准备去国外。”她并没有在看在身侧的文佑,只是坚定地往前走,“美国或者英国,很快。”

街上其实并不明亮,冬夜里的星辰只投下淡淡的光,没有行人,只有零星的几家店铺还闪烁着黯淡的霓虹。他们就这样一起穿过这些明灭的光影,连步调都近乎一致,轻轻的,无比安静而……遥远。

文佑稍微侧过头,悄悄看着似乎刚说完一句就已经无话可说、正轻抿着嘴唇的姑娘——她平时总是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干脆得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而她的嘴唇总是显得有些薄,所以不自觉地会有股难缠的凌冽感。

感觉像是在生气。

其实对于这件事,他虽然有些惊讶,但也能够理解,毕竟对方也是好几年前就认识的熟人,相貌也好,家世也好,都无可挑剔,出国也算是个正确和正常的选择。毕竟到底没有不散的宴席,“所以呢?”他问。

对方突然停了下来。

因为这突然的停顿,他向前多跨出一步,随即转过身来,正好踏进一旁商店玻璃门透出的光幕里。而后,他看到对面的少女瞪大了眼睛,似乎正在积攒着怒气。

他眯了眯眼睛,莫名地有些躲避……因为大小姐在生气啊,他这样想着。

“莫——文——佑!”

被习惯称之为大小姐的女孩一字一顿地叫出他的名字,正当他以为对方会要发飙的时候,大小姐只是深吸一口气,随后压抑着情绪淡淡地开口,“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呃……我觉得挺好啊,出国留学。你看,像我们这种层次,估计这辈子都没什么机会去的,虽然你家很有钱,也要好好地珍惜啊,镀金嘛……”

少女很不耐烦地皱着眉头,打断他,“我说意见——”

他摇摇头,“我也没什么意见啊……”

少女又深吸了两口气,胸口的起伏才平复下来,她吊着眼角,就这样打量着对方,好一会,才又轻轻开口道:“我知道出国留学是好事,这也不仅仅是家里安排,我也有过考虑,不过……”她顿了顿,眼里闪过一些莫名的光彩,似乎回忆起了什么,随后就用这样掩饰着期待的眼神看向他,语气罕见地有些小心翼翼,“我很喜欢你之前写的那些故事啊。你总是在悄悄写,也不给别人看,就我们几个能看到,但我真的很喜欢……”

大小姐不断地点着头,似乎想要表达自己确认的程度,以往她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总是支支吾吾语焉不详,仿佛多说一句就会突破害羞的极限,一点也不坦率,现在却异常大方地说了出来。

“其实我很想看到思凡和佳悦的结局啊,阿语和我讲,她也经常催你写,你都不理她,呵,她可向我抱怨好久了,让我管管你……我也管不了你。所以我在想,其实我可以等你写完,再考虑出国的事情,我这个人,最讨厌什么事留着尾巴没做完了……”

文佑之前写的那个叫《情书》的故事,直到到现在还没有写完。他张了张嘴,想要回答些什么,最后还是无声笑了笑,在灯光和阴影的交界里,莫名地有些自嘲的意味。

他说,“他们最后没有在一起的。”

“……嗯?你说什么?”被打断的大小姐下意识地反问。

“我说,思凡和佳悦,最后结局,没有在一起的。”

四周陡然安静下来。

大小姐死死地盯着他,脸上有些愤怒,有些畏缩,最终混合成难言的情绪,她紧紧地咬着唇,没有丝毫血色,仿佛冬夜的寒冷将要浸透她的身体。“为什么?”,她问,声音在空气中轻轻颤动,“……为什么?”

连续两次发问,似乎让她有些动摇,却依旧执拗地将目光直视过来,文佑微微转过头,避开她的眼睛。

“因为悲剧比喜剧更加动人,不是吗。”

他余光看到对面的女孩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

……

直到两人分开,再也没有说一句话。

文佑愣愣地站在街角,看着女孩离去的背影,发着呆,直到一个声音将他唤醒。

“喔,大小姐都被你弄哭了。”

他转过身去,说话的少年刚好从旁边的小超市里走出来,手上还捧着一堆薯片饼干之类的零食,他看了看文佑,随后提了提抱怀里的袋子,“请你吃零食,要不要?”

“额……你还是留给佳语她们吧。她们让你出来买的?”

少年无奈地抬了抬胳膊,如果不是因为抱着东西,那应该是个摊手的动作,“她们脑子抽风了,在家里翻老碟片看,结果看到一半要吃零食……”

文佑反应过来对方租的房子就在这附近,也是颇有些同情地叹了口气,“我觉得这才是她们的目的。”

“我也这样想。不过你竟然把大小姐弄哭了,我看到她走过去的时候,偷偷擦眼睛,蛮伤心的……不会她告白被你拒绝了吧?”

“不是。”文佑摇摇头,“她要出国了。”

“留学?”

“应该吧,美国或者英国,最近就去。”

“哦,有钱人嘛,应该的。”少年赞同地点点头,文佑耸耸肩,两人沿着街往前走,他倒也不急着回去,在街边的找了张椅子上坐下来,零食什么的都放到一边,接着又看了看文佑,说道:“不过大小姐喜欢你嘛,虽然平时是个傲娇。”

“傲娇?”

“就是那种因为害羞反而表现得更加强硬的别扭性格的意思。”

“嗯,这倒也是……傲娇……”文佑轻轻念叨了一遍这个词,“你倒是挺擅长总结一些新词的,阿离。”

对方只是耸耸肩,又接着问道:“你拒绝她了?”

“她问我怎么看,有什么意见。”

“哦,那你怎么说的?”

“我说没什么意见,挺好的,留学嘛,应该是个挺难得的机会。”

“呵……”

阿离一副看白痴的表情看了过来,文佑倒是不为所动,随后就看见阿离在放在一旁的袋子里找了一会,硬塞给了他一大包核桃酥,“你还是快补补吧。”

“……”

“你想想看,大小姐家又不缺钱,人家这态度摆明了喜欢你,你又何必伤害人家,对吧。”阿离叹了口气,自己掏出一包薯片嚼着,思绪却发散开来——目的地是美国或英国的话,以大小姐家的背景,这次突然出国,自然是跟学院或者高塔脱不了干系了。

只不过日后会以什么样的身份再相见……

文佑不说话,两人就一直沉默,直到一阵铃声打破这片宁静,阿离接起电话,隐约能听到那边传来女孩子的声音,阿离对着电话“嗯嗯”一阵,随后便用看死人的眼神望着文佑。

“你完了,大小姐给佳语她们发信息,说她要出国了,立刻、马上。”

“呵……”

“最后还说,思凡和佳悦没走到一起,她再也不要相信爱情了。”阿离握拳在嘴边咳了咳,似乎想忍住笑,“你知道的,佳语一直很迷你的小说,而且她还是个坚定不移的姐弟恋患者……总而言之,你死定了,文佑同学。”

“这是剧透……”

“是吧,我也最讨厌别人剧透了,不过我倒是喜欢给别人剧透的,就像……预知未来。”

“哪有你这样的。”文佑笑着摇了摇头,靠在长椅上,仰头看着迷蒙的星空,夜间的风有些冷,从颈间灌进来,便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地提了提绕在脖子上有些松垮的围巾,才想起来这还是大小姐之前送的礼物,在他自己都不大记得的生日那天,说是托朋友在国外专卖店买的,没有牌子,其实这一大串歪歪扭扭的针脚怎么可能是专卖店里的东西。

她既然不说,他就不问。

“阿离,我们第一次认识,就是在这里吧?”

“嗯,高一的时候。那时候你偷偷出来上网,我还请你喝饮料来着。”

阿离想了想,指着不远处一家小店铺笑了起来,“就是在那家店买的,我还记得那时候果汁只要两块钱呢。”

“所以,你看,其实这个城市也好,整个世界也好,都没有变。我还记得大小姐第一次来我们班上,她说,’这世界上我最讨厌两种人,你就是其中一种’,太嚣张了。”

“大小姐的名言嘛。”

“我当时在想,这种女孩,就算再漂亮,再有钱,我也不会喜欢的。后面相处地久了,才发现原来聂倩婷这个女孩子,虽然不太讲道理,爱摆着臭脸,人又固执,又不会笑,躁动狂、强迫症,但是……但是啊……”

文佑向着天空伸出手,像是要抓着这漫天的星光,他眯着眼睛,似乎在回忆,又有些虚幻。

“她就像是一颗彗星,伴随千万颗流星而来,光华璀璨,而后却只是轻巧地转了个身。我们的相逢,就只有她拐弯的那一刹那……

……

注定那样错过了。”


评论

© 一直一个人的亡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