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没

今天想写一封长信给自己,可是发觉好久没有写字,拿笔的姿势有点生硬。于是就这么随便涂涂写写。干脆随便写点什么吧。
  想想时间,恩。今天要过了22,接下来又是老一岁了,班级群里也在发着我们大一的时候刚报到的图片,哦,当年我来报道的时候原来是这样子的,我想起了当时,我并没有家属跟随,家里忙,我就跟了两个兄弟过来,如今一个在柳州,一个在贵港,问一句兄弟啊,你过得还好吗?有的时候相片,文字什么的,这种东西也许一开始并没有多么去刻意去拍去写,大部分随性而为,可是当时间过了很久再回来看,反而心里就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在宿舍喝着喝着上头了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件事。就说说吧
  记得之前坐车去亲戚家,不知道了什么地方被拦了下来,一个警察上车来检查身份证,至于他是不是警察我至今为止都还保持怀疑态度,毕竟现在的警察做事都不出示证件,而是要我们掏证,那个穿警服的男子上车时我迷迷糊糊的,刚睡醒,第一个反应,完了钓鱼连客车都不放,这太叼了。还有一事,从小就去我那个吧的我,在六年级的时候被老板告知要开始实名认证,于是之后千方百计的去找身份证去上网,一直到了成年。由此可见,跟身份证相关事就不是什么好事,然后那男子查了半个小时,证明了我们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我们之间没有逃犯。但我觉得,作为一个人民警察,首先检查的是我们包里有没有TNT 胆汁 燃烧瓶 枪械 以及管制刀具 还有人民币之类的东西,一经发现,立刻没收,不允许危险物品危害到祖国公民的安全,而我作为一个公民,我自愿贡献我的包。
  之后车经过收费站,我好好瞻仰了一阵这个在人民建造的公路上向人民收费的东西。我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每个收费站测重都是不同的,这让我震惊了很久,一辆车在高速路上行驶会莫名增重减重的,这让我三观受到了冲击,无论哪种原因,国家的机器不会出错的,因此只有几种可能,第一,这是二氧化碳,这是我们一车人在行驶的这一段路的时候吐出来的。第二,这车在行驶的路上莫名多出来了一些东西进入到了车内。第三重力,不同的地区重力不同嘛~,说到这里我又想到一个问题,是不是别的地区带过来的东西到了这边就轻了或者重了?那么的话那拿什么做标准?
  答案只有一个,就是以国家标准为标准。
  在这个标准在事件不得不解决之前是不得而知的年代,就算解决事件后也只是少数人才知道。所以政府一直在说空话,人民一直在说屁话,大家都不说实话。
  到了亲戚家,看着所谓城市化的这个小镇,不禁有种日了狗的感觉,所谓的现代化就是把曾经的美好强奸了一边又一遍,而且还不带套。路边上有很多自动贩售套子的,基本上每一个好用,是城市抛弃了套子还是城市的人民抛弃了它?不管怎样都一样,强奸人民的是人,强奸城市的也是人。
    我所读的大学的城市是我出生的城市,虽然我不在这边读书,可是因为个人记事早,所以很多地方都记得,大学开始的时候我一有机会就去那些曾经自己有过记忆的地方去看看,比方说什么在哪个池塘抓虫,哪个游乐场玩碰碰车,哪个运动场伤了眼睛,哪个公园吓尿了裤子......逛了一阵,发现自己对于自以为熟悉的地方已经陌生了,那些地方还在,只是它们都变得.....恩,被强奸的不像记忆中的样子了。
    环境说完,我说说自己吧,虽然每年都会过每年都会给自己打点东西,不过也不奢求有多少人能看得到,至少还有一个人看得见不是么。
    首先还是先对去年的自己道个歉,我在这一年没能达到预定目标,真是拖了后腿了,在过去的一年里,开始的浑浑噩噩,然后突然正经去做的每一件事,之后是被突如其来的人打乱了生活的节奏,大学之后极少次数的去认真做一件自己从来没有做过而且还是没有任何参考的事。
   这一年来,变化最多的我觉得还是人际关系吧,先是周围多了一些熟人以上,朋友却还达不到的人,兄弟的妹子过来要招待好啊,然后是莫名听到自己姐姐结婚,突然间多了个帅帅哒姐夫,然后还找到了失去十多年消息的童年玩伴,然后是高中的那些改变又没有变得兄弟们,最后就是她了。对于周围突然多出来的人,我也许并不能真的处理好人际交往,可是   我只能说我尽力。
    我从来不觉得我自己是一个很靠谱的人,我谈不靠谱的恋爱,写没人看的书,打着旅行的旗号一个人去很多地方。每次我在陌生的地方看着陌生的天花板的时候,想的却总是家,每次我错过了那个人之后,我才会发现哪些地方我做的不好。我曾经想,为什么要这么折腾,为什么那么不靠谱。
    我忽然想起以前,我们争论的一个问题,男女之间有没有纯粹的友情。
      我想那道题,我一定没你们答得好。 
  也许阳光会让人喜新厌旧,新的一天,大好的晴朗,昨天便显得不堪回首。我似乎养成了习惯,一整天的日光筑起的骄傲在夜色降临的一刻瞬间崩塌。玻璃窗不是魔镜,那上面仅仅反射出一双疲惫不堪却依然在写字的手。
    我只是想在信的结尾告诉自己,我对自己说了关于她的一切,可是我唯一没提起的是,她的样子,真的很像你。 指针过了三点,黑夜在阳台叠出一个影子,它让屋里的光线越来越暗。
      写信的纸在垃圾桶里安息。
  结尾,你看不到,我也不知道。 

                                                                                    2015 05 06 00:00

评论
热度 ( 2 )

© 一直一个人的亡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