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的介绍

我叫爵士,是个杀手.

  ……

  其实,说真的,这么直白赤裸的自我介绍,真的让人家很害羞,毕竟杀手什么的,一点也不算是大众职业——除非我把枪管塞进别人嘴里,否则他们总以为我是在开玩笑。

  这真让我伤感。

  爵士并不是我的名字,只是干我们这一行的,都要有个代号才行,比如有个跑得很快的家伙就叫“猎豹”,想一想,如果你在准备杀人的时候说上一句“我叫二蛋,是个杀手”,多没有气氛,对不对?

  我很喜欢爵士这个名字,不过可惜的是很多人都这样想,我本以为我的品位很独特,却没有想到是大众向,没办法,总不能叫爵士一号,那就只能把那些人都杀掉了。本来就是这样,杀手杀人,天经地义,而被人杀,也是天经地义的,况且在这之...

2015-12-01

七十六年一次的往返

“我准备去国外。”她并没有在看在身侧的文佑,只是坚定地往前走,“美国或者英国,很快。”

街上其实并不明亮,冬夜里的星辰只投下淡淡的光,没有行人,只有零星的几家店铺还闪烁着黯淡的霓虹。他们就这样一起穿过这些明灭的光影,连步调都近乎一致,轻轻的,无比安静而……遥远。

文佑稍微侧过头,悄悄看着似乎刚说完一句就已经无话可说、正轻抿着嘴唇的姑娘——她平时总是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干脆得不像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而她的嘴唇总是显得有些薄,所以不自觉地会有股难缠的凌冽感。

感觉像是在生气。

其实对于这件事,他虽然有些惊讶,但也能够理解,毕竟对方也是好几年前就认识的熟人,相貌也好,家世也好,都无可挑剔,出国也算是个正确和正常...

2015-11-23

十一月十一日记单身狗

逝者匆匆莫若溪,一年半没彤云低。

村上秋来花开晚,柴犬无由吠东堤。

2015-11-22

出没

今天想写一封长信给自己,可是发觉好久没有写字,拿笔的姿势有点生硬。于是就这么随便涂涂写写。干脆随便写点什么吧。
  想想时间,恩。今天要过了22,接下来又是老一岁了,班级群里也在发着我们大一的时候刚报到的图片,哦,当年我来报道的时候原来是这样子的,我想起了当时,我并没有家属跟随,家里忙,我就跟了两个兄弟过来,如今一个在柳州,一个在贵港,问一句兄弟啊,你过得还好吗?有的时候相片,文字什么的,这种东西也许一开始并没有多么去刻意去拍去写,大部分随性而为,可是当时间过了很久再回来看,反而心里就有股说不出的滋味。
  在宿舍喝着喝着上头了突然想起以前的一件事。就说说吧...

2015-06-15

© 一直一个人的亡灵 | Powered by LOFTER